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学妹来我寝室复习功课

学妹来我寝室复习功课

添加:来源:revobaby.com人气:17423

期末考开始了,晓波和小琪每日都到图书馆K书K到关门。这天晚上,寒流来袭,天气特别冷,小琪躲在宿舍懒得出来,晓波只好也乖乖的守在公寓里准备隔天考试的课目。大约晚上七点半左右,有人来敲晓波的门,他跑去开门一看,原来是玲玲。
  「学长弟弟,」她提着一个大包包:「你在家真好!」她脱掉鞋子走进房间,脱去外套,将包包放在书桌边打开来,取出三四册书本笔记,摊开在书桌上,搬过一块坐垫放在晓波的座位左边,就自己坐下来看书。「玲玲……,」晓波看着她做完所有动作,才问:「你作什么?」「来让你陪我念书,尽尽你学长的义务。」她头也不抬的说。晓波耸耸肩,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就回到位置上坐好,继续看他的书。
  玲玲读得很认真,有问题不时发问,晓波一一的教她,果然蛮像学长学妹的那么一回事。读着读着,晓波的左手和玲玲的右手不晓得怎么搞的就纠缠在一起了,他先是轻捏着她的指关节,一个换过一个,有时候玲玲些些吃痛,就会娇哼一声。接着他又去玩她的指肉,玲玲直说好痒,却不抽回手来。两人手上虽然热热闹闹,其他部分可都规矩得很,所以玲玲还可以读她的书。可是后来,晓波又用脚趾头去搔她盘着的脚板,玲玲虽然穿着厚厚的小白袜,依旧觉得很痒,就「嘻嘻嘻」的笑个不停,晓波突然发狠,捉住她一支脚 ,抽去白袜,在她的脚底乱抠一通,玲玲当然哈哈大笑,她将脚用力的缩回,恨声说:「干嘛,当我是赵敏啊?」晓波故意装出色迷迷的表情,爬起身来,玲玲恐惧的往后缩了缩身体,晓波欺近她身边,伸手到她背后摸索,却没接触到她身上,她正觉得奇怪,晓波从她后面摸出两支咖啡杯,拿到她面前晃着说:「请你喝咖啡。」玲玲轻打了他一下,晓波又找出咖啡炉,在桌上点火烧着酒精灯。水滚了之后,晓波冲了两杯,他们边喝边再念书,空气中沉静无语。没隔多久,晓波又使出怪招,他捧起书本,躺在地毯上面,拿玲玲的大腿当枕头靠着,玲玲看他没其他的不良企图,便顺着他没有反对。但是晓波却无时得定,他一会儿仰躺,一会儿侧躺,一会儿又再仰躺,头发老是在玲玲的腿上磨擦,她的毛料短裙被他推挤得皱成一堆。
  其实玲玲也喜欢他这样像猫儿一般的撒骄,她放手下来到晓波的头发上抚弄着,晓波翻过头侧向她怀里,还将右手穿过她的右腿弯,挽揽着她的大腿。忽然玲玲发现新大陆的说:「别动!你有一根白头发。」晓波果然不敢乱动,玲玲轻轻的将他的头发分开,想要去捏住那根白发,可是一时之间拿不准确,就不停的在他的头皮上找来找去。晓波被她拨弄得很舒服,后来玲玲终于拔掉那一根白发,她递给晓波看,晓波接过来,说:「老了……」他把白发抛开,将脸都埋到玲玲的小腹,书本早就不知道丢在哪里了,玲玲让他去发癫,只管看自己的功课。晓波的脸颊紧贴住她的大腿,她的毛裙又早被捋高上来,所以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白色的内裤,玲玲的视线被晓波的头挡着,完全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
  玲玲的三角裤小小的,很可爱,细致软滑的半透明布料,穿着会很舒服的样子,在靠近中央的地方,有一朵盛开的花,晓波爱死那花了,因为它是镂空  的,所以就在网状的丝线底下 出一片神秘而稀疏的草丛,若隐若现的,更像要诱人犯罪。在最狭窄的部位,是看起来十分柔软的质料,包裹住一坨饱实的软丘,很多女孩子的这个地方都会有黄黄的分泌,玲玲却是乾乾净净的,晓波甚至怀疑,是不是有闻到从她那里传来清纯的少女体香。「玲玲……」晓波叫她。嗯?」她还在看着书。你的毛好像很少 !」他说。咦?」玲玲突然被他莫名其妙的问一句,低头去看他,才知道晓波正好整以暇睁大眼睛,近距离地在欣赏着自己的私处。啊!要死了!」她惊慌的骂晓波,急忙想将双腿并拢,晓波早料到她会有害羞的反应,从容的将她的身体抓着不让她动。他本来就把头枕在玲玲的右腿上,现在只须将右手反按,便把她的左腿挡住,玲玲已经没法子合上腿,晓波用乞求的方式说:「别动嘛,让我看看而已,好不好?」当然不好,玲玲用手压下裙摆去遮住要塞,晓波死皮赖脸,又说:「只看一下子就好!」「只一下?」玲玲有点 不过他。「一下子!」他纠正她。「一下子是多久?」玲玲问。「一下子嘛……不会很久。」他说着已经自动的去掀玲玲的裙子,玲玲羞得满脸通红,拿书本将俏脸掩蔽,晓波这次可是有获得正式许可的,所以理直气状的死盯着看。看看倒还不打紧,可是他那支按着玲玲左腿的右手,却不安份的在她大腿内侧摸动不已,玲玲不知如何是好,她的腰无力的松懈下来,双手都抱夹住晓波的头,难过的蹙着眉,只能无助地说:「不……不要了……」晓波管她要不要,骚动的手往腿根处悄悄的移去,虽然很缓慢,但是总会有走到的时候,玲玲被他爱抚得腿肉直抖,觉得下身一直发软,晓波还瞪着她的裤底看,发现她的隆起处忽然吐出一小块湿润的痕迹来,而且逐渐的在扩大 ,他闻到那香味更浓了,在这紧要关头,他右手的拇指率先抵达终点。「啊……一下子……」玲玲颤颤地说:「已经到了……」晓波不理她的声明,他的手掌贴在玲玲大腿上,用拇指在那湿湿的布面上磨着,玲玲哀求着说:「不……不要……好……难过喔……我……啊呀……好丢脸啦……饶饶我嘛……啊……」晓波无动于衷,拇指又磨了几下,感觉不出布料下的正确地形,就问说:「玲玲,这是哪里?」「唔……唔……」玲玲不愿意回答。「是哪里?」他又问,而且磨得更有力一些。「阴……阴唇……」玲玲小小声的说。晓波将她逼出供来,知道这里不是最重要的攻击目标,马上放弃这片湿润的范围,参考玲玲提供的线索,拇指往上挪动了一二公分,找到一小点突出的地方,有规律的划着圆圈。玲玲马上要命的呻吟起来,晓波按的正是她阴蒂的位置,叫她如何消受得了?晓波身为学长,明明知道她少经人事,却故意专攻她最脆弱的地方。玲玲无从抵抗,不由得「啊……啊……」的忍耐承受,一条小内裤没有经过多久, 倒三角形的下端就完全湿透了。晓波第一次觉得应该颁奖给自己的拇指,它打了一场漂亮的仗,而且乘胜追击,独力挑开裤底松紧边,想要深入敌境,孤军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