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玉弓缘别记 - av视频,av在线,超碰在线视频人人AV,东方av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云海玉弓缘别记

云海玉弓缘别记

添加:来源:revobaby.com人气:17423

江南来是西藏萨迦宣慰使陈定基的儿子陈天宇的书僮,陈定基被贬到西藏十多年,后来因为迎接金本巴瓶有功,得一位在朝为官的亲家求皇上特赦,准他回京复御史原职,他见官场险恶,回京做了两年御史,便告老回乡。
  他的家在离苏州五六十里的一处名叫「木渎」的乡下,面临太湖,风景极美。
  江南因为那次替主人带信入京,奔跑有功,陈定基认他做义子,早已不是书僮了。
  不过因为它是书僮出身,毫无架子,跟主人回乡,至今不过两月,便和乡下的孩子混得挺熟。
  这时江南一面笑,一面把大把的糖果分给孩子,问道:「怎么样,我这个江南也不错吧?」孩子们不再嘲笑他了,欢呼道:「江南真好!江南真好!」江南忽道:「喂,你们这村子里,有没有一个欢喜吹胡笳的姑娘?」江南这一问又把孩子们逗得乐了,几个较大的孩子伸手指刮脸孔羞他道:「嘻嘻,江南哥在想大姑娘!」江南道:「胡说八道,喂,喂,我是说正经的,谁告诉我,我明儿到苏州去买一个铜陀螺送给他。」孩子们垂涎欲滴,但他们对江南的问题显是十分迷惑,纷纷问道:「什么叫做胡笳,胡笳是怎么样子的?」江南用手比划道:「是用很长的芦叶卷成的吹管,吹起来可以发出很尖锐的声音。」孩子们又纷纷问道:「那芦叶是怎么样子的?」「吹起来好玩吗?」「哈,哈,这怪东西我们可没见过。」
  胡笳是塞外胡人的一种乐器,江南的孩子哪里见过,江南怎样说他们也不明白,不过喜欢吹笛的,喜欢吹箫的姑娘,他们倒数出一大堆,把江南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心道:「奇怪,就算我听错了,公子也不会听错,昨夜里我们明明听得那酷似胡笳的乐声!」
  忽然一阵呜咽的乐声远远飘来,有如三峡猿啼,鲛入夜泣,声音尖锐而又凄厉,连孩子们也听得清清楚楚了,江南心头一震,他自小在塞外听惯了那胡笳的声音,绝不会错,急忙摆脱了孩子们的纠缠,向胡笳声来处的那一面山坡奔去,只见山坡下两骑快马奔来。
  孩子们在他背后叫道:「江南哥,别去惹他们,他们是王老虎的打手。」江南到此将近两月,知道这个王老虎乃是吴县一霸,还是一个什么帮会的香主,但江南正是一个喜欢闹事的人,他根本就未曾把王老虎放在眼内,更何惧他的两个打手,即算毫不相干,给他知道是王老虎的打手,他大约也要去撩拨一下子的,何况他现在已瞧见了这两个打手骑马去追的正是那个吹胡笳的姑娘。
  苏州一带的山丘在江南眼中不过是同土馒头一般,他提一口气,疾奔而下,转瞬便到山脚,但但他这时想的却不是怎样去对付那两个打手,而是在奇怪哪里来的一个吹胡笳的姑娘?地想起昨晚三更时分,陈天宇和他谈起萨迦的往事,谈舆正浓,大家都没有睡意,他们正谈到疯丐金世遗的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听到一阵笳声,仅仅片刻,便消失了。
  当时江南疑神疑鬼,还以为是金世遗来了,但陈天宇精于音律,他说这胡笳之声凄厉怨郁,吹这胡笳的十九是个女子,不会是金世遗遗。江南当时便要跑出去看,陈天宇因为怕惊动父亲,将他劝止。因此江南今日一清早便出来打听,如今见看了,果然是个姑娘。
  可是这姑娘的面上罩看黑纱,江南看不见她的面容,越想越觉奇怪。江南跑到山脚的时候,那两骑马正巧追上了这个姑娘。就在江南面前掠过,马上一个打手,忽然发出拧笑,飞出一条钢抓,呼的一声,向那个面罩黑纱的姑娘抓去!
  那名打手飞出钢抓,满以为一抓便可以将这少女抓翻,就在这一瞬间,忽听得有人嘻嘻一笑,那名打手正自用力一扯,忽然手掌痛如刀割,一跤跌下马来,原来是江南以灵巧的身法,接过了他的钢抓,却将钢索缠到树上去了。
  另一名打手,见状大惊,急忙下马,将同伴扶起,跌倒的那名打手哇哇大叫,江南笑道:「你自跌倒,关我屁事,谁叫你抓那大树,大树跟你有什么仇?哼,哼,你骂谁啊!」另一名打手较为慎重,止住了同伴,问江南道:「喂,你是哪条线上的朋友?」江南摇头晃脑的说道:「我从不认识你们,谁跟你有钱银往来?怎么说我和你们是钱银上的朋友?」他装呆扮傻,故意将「线上」念为「钱上」,胡缠一气,扯到钱银上来了。
  那打手沉声喝道:「你这小子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你知不知道我们是海洋帮王香主的手下?」江南道:「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