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与我的农村丈母娘

我与我的农村丈母娘

添加:来源:revobaby.com人气:17423

我丈母娘今年60岁了,生育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远嫁湖北,一年难得回家一次,二女儿也就是我老婆,我小舅子远在日本打工,所以只有我老婆在她身边,我丈人是个闲不住的人,每次农忙结束都会外出打工,我和我老婆每次都不让他出去,但是他非要出去打工,所以平常就我丈母娘一个人在家里。
  说说我丈母娘,一个勤劳漂亮保守的农村老太太,她年轻时非常漂亮,大美女一个,有次闲聊她说她年轻的时候别人给介绍了很多对象,她都没相中,偏偏看上了我现在的丈人,还开玩笑的说我丈人是他相过对象中最没出息的一个。我也看过她年轻时候的相片,长得确实很漂亮。
  说实话从我第一次去我老婆家我就喜欢上我丈母娘了,第一次见到她那是夏天,她穿了一件黑色汗衫,一条黑色的七分裤,奶子没有下垂,后来才发现她带了一个黑色的奶罩,那屁股太性感了,圆圆的翘翘的,我丈母娘长得瘦瘦的,大约一米六身高,由于常年在地里干活皮肤黝黑,身上没一点多余的肉,非常性感。
  刚刚去我老婆家的时候不敢偷看她,只能瞟几眼。后来我和我老婆结婚了,接触她多了才敢偷偷看看,但是每次她都带着奶罩我只能看看乳沟,我才发现她的奶子很白,但每次都看不见奶头。到了我们结婚第二年夏天有一次我和我老婆去她家,她刚洗完澡,没带奶罩,只穿了一件汗衫,中午她在做饭,我故意过去帮忙,她弯腰做饭时我终于看见了她奶子的全部,一对奶子不大,很白很白,由于常年带奶罩的缘故下垂的不是很厉害,也有可能是我丈人按摩的好,哈哈。奶子往两边撇,正在我津津有味的观赏时她发现我在偷看她,她立马把身子挪到一边去了,并且看了我一眼,我的脸立马火辣辣的红了,过了一会她去了里屋,在出来我发现她戴上奶罩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整个两个奶子,我非常兴奋,比摸我老婆的奶子还要兴奋,那天晚上回家我把我老婆狠狠地干了一次,脑子里想的却都是她。过了不久我老婆怀孕了,我丈母娘很兴奋,要去我家住几天。
  在我家的日子里她每天都穿的整整齐齐,带着奶罩,还故意躲避着我,晚上睡觉时她和我老婆一个屋睡,关了灯才脱衣服,弄得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在我家的第二天晚上半夜我听见我老婆那屋里门开了,我估计有人去厕所。农村的厕所在院子里面,我睡在院子西边的屋里,去厕所必须经过我睡的屋子前面,我悄悄的起来,躲在窗户边,果然是我丈母娘,虽然天气很黑,但我还是看见了,她上身披了一件外衣,下面只穿着内裤,蹑手蹑脚的经过我的窗前,还特意的往我屋里看了一眼,生怕把我吵醒,模模糊糊的我发现她的屁股真白真好看,内裤鼓鼓的说明比毛很多,奶子虽然带着奶罩但很性感,那一晚我打了两次飞机,幻想的全是她美丽的身躯。过了几天农村开始收玉米刨花生了,我老丈人工地很忙请不了假,我老婆又怀孕了,不能干活只能在店里看店了,只能我去干活了,虽然我跟我老婆说不乐意去,但是心里还是很乐意的。第一天去和干活我卖命的干,为了在她心中对我有个好印象,她还是带着那个黑色奶罩,并且在脖子上围了一个毛巾,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我家离我老婆家很远,为了能尽早的干完活我晚上不回家了,住在她家,住我小舅子那屋,晚上回家吃完饭,她对我说你去洗个澡吧,我说在那洗澡啊,她说去东屋吧,她家的房子很老了,没有澡堂,厕所还是在猪圈里面,我只能去东屋,屋里有个大木盆水缸,我在洗澡的时候,突然看见东屋的左边墙上很高的位置有一个小窗户,没有窗帘,还有一个大窗户正对院子,但是有窗帘,我想机会来了,我草草的洗了洗,出去立马找梯子放在哪了,并观察了窗户在外面的位置,窗户外面是猪圈,现在没养猪,当厕所用,我悄悄的把梯子挪到猪圈里面,幸亏梯子不高不重,只等我丈母娘洗澡了,终于我看见她拿着换洗的衣服进去了,又把大窗户的窗帘好好的拉了拉,我静悄悄的进了猪圈里面,虽然里面一股恶臭,但我为了看她我也忍了,我调整好梯子的位置慢慢的爬上去,不敢呼吸,之间她正在脱衣服,先把汗衫脱下来,又把奶罩慢慢的脱下来,两个小奶子露出来了,她正好正对我在的窗户,我看的太清楚了,两个小奶子不大,很白很白,往两边撇,稍微下垂,奶头很黑,看来我丈人没少吸了,乳晕不大。她又开始慢慢的脱裤子了,脱掉裤子,里面看着一件蓝色的内裤,洗的发白了,慢慢的脱掉内裤,小比比露出来了了,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差点掉下来了,我丈母娘的比毛很多,我老婆遗传她吧也很多,比毛不是很黑了,阴唇看不清楚,但是我很满足,她先把头发洗了,然后慢慢的洗上身,先把奶子洗了洗,当时我真有进去把她操了的冲动,但理智战胜了冲动,她又开始洗下体,把水洗了洗比毛,然后打上肥皂在哪搓,然后又在洗腿,她那腿很细很白,没有赘肉,肚子上稍微有点赘肉,在她洗完了开始擦的时候我依依不舍从梯子上下来,把梯子慢慢的挪到外面,悄悄的进屋了。那一晚我射了三次,想的全是他那美丽动人的身体,以至于第二天没有一点精神干活,她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让我不舒服就回家吧,我说没事,能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