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那一年暑假,那一段青涩情

那一年暑假,那一段青涩情

添加:来源:revobaby.com人气:17423

那是刚刚读研究生第二年暑假发生的事情。为了我考上研究生,也为了督促我学习考研,女友夏洁和张丹春节都没回老家。第一个研究生暑假我们出去旅游,她们也没能回家。第二年,夏洁大学毕业,总惦记着回家看看。张丹本来想留下陪我,但我劝她安心回家,张丹依依不舍地回江西。一下身边两个女孩子都离开,开始两天颇有点不习惯,觉得生活顿时缺少了许多东西。妹妹娇娇去澳洲度假,我更是百无聊赖,很是寂寞。最初几天,天天呆在情人张琼的寓所。张琼家中有两个佣人。平时负责打扫房间和做饭。知道我放假一个人,张琼专门另聘了两人,负责餐饮,但所有佣人一到晚上就绝对不许再上楼。理由是我要复习功课,其实是张琼怕下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毕竟对外我叫她姨。张琼不好意思对我说她天天不想上班愿意在家陪我,所以每天清晨,她总是假装要起的样子,但故意很柔媚地挑逗我,一旦我真的冲动起来,她会顺势与我亲热,事后还埋怨我耽误她上班,然后给秘书电话布置些事情,名正言顺地陪我呆在床上,到我要起床为止。我也懒得说穿,毕竟她陪着让我有些失落的情绪稍稍稳定些。
  一个美好的清晨,感觉到一缕阳光从窗外射进卧室。我和张琼都喜欢拉开窗帘透明睡觉,当然,因为是在楼上,倒也不担心从外可以看见室内的一切。朦胧中感觉张琼用她软软的头发似乎无意但显然是故意地在我脸上揉抚。弄得我浑身酥痒,我只好睁眼,装作刚醒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说:“哟,你还没上班啊?”张琼柔柔一笑,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我,轻声道:“是啊,正准备起床呢。”口中说着,身体反而贴紧我,手轻轻在我胸膛抚摸。我看着她,张琼妩媚一笑,我心一荡。夏洁和张丹比张琼年轻许多,可要真比较起来,张琼实在是比她们性感迷人得多。“想什么?”张琼咬咬我耳垂,轻轻吹口热气,柔声问。我手伸进她胸脯,熟练地捏摸她的乳头。张琼微微闭上眼,轻轻喘口气道:“我又不想上班了。”我手停留在她乳头,笑道:“没谁阻拦你,你起床去啊。”“你成心是不是?”张琼轻轻一笑,同时叹息一声:“以后谁做你太太,我要嫉妒死她了。”我盯着她说:“我娶你好了。”张琼看着我,忽然樱然一笑说:“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后悔哟。”我一笑。张琼道:“唉,不说这个。你是娶夏洁还是张丹?不会两人都娶吧?”我微微闭上眼,似乎睡着,过了一会儿,睁眼笑着说:“没准真娶两人呢,好像拉下谁都不合适。”“你心里更愿意谁呢?”张琼倒并不催我说话,她本来也是耗时间找借口不上班。“我真很难取舍呢,我喜欢夏洁更漂亮,可丹丹也好招人喜欢和疼爱,而且留下丹丹,那不是要她命啊,我不会的。”“你呀,唉,哪个女人放得下你,可你这样太不现实。”“不说这个,心里怪难受的。”我说。“好,不说了,不说了。”张琼忙轻轻抚摸我,宽慰地说:“反正现在还年轻,不要为这些事伤神。”
  我平躺下,静静看着头顶的小圆镜子。张琼躺在我身边,透过头顶的镜子看着我,小心地说:“想什么?别多想,啊?”我对着镜子中的张琼笑笑,说:“没什么。”静了一会儿,张琼侧身一只腿搭在我腿上,手抚摸我胸脯,轻声说:“今晚刘鹃要来我这里玩,你能不能不回家来我这里呀?”刘鹃我认识的,是张琼一个比较好的女友,据说曾经还是大学同学。刘鹃代表一家美国公司在大陆的办事处,平时也是那类比较闲的人。刘鹃隐约间清楚我与张琼的关系,或许是除我和张琼外唯一知道我和张琼关系的人,所以张琼希望我留下,我不愿充当这种摆设。我当即拒绝。张琼贴紧我,柔声哀求:“求你啦,答应我,留下吧。”我摇摇头,张琼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看上去很失望。我并非铁石心肠,我吻吻她,轻声说:“这样不好。”张琼呜咽道:“这是我唯一可以向别人显示我也有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我--”她泣不成声。我心里感到很难过,张琼无法向任何人倾诉她的爱和她的恨,唯一可以告诉的人来了,而我还不给她这种机会,即使我多么不愿意,也难拒绝,毕竟张琼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她作出的牺牲和忍耐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
  张琼很少流泪的,我搂紧她,安慰她:“别哭了,我下午再来就是。”张琼凝视我,同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擦擦泪,问:“真的?”我点点头,张琼死死地搂紧我,我笑道:“喂,不上班啦?”张琼狠狠地吻我一下,略羞怯地一笑:“有你我什么都不要了。”窗外阳光灿烂,我想,张琼现在应该一样欢愉,我暗自骂自己太不是人,不能给爱我的女人带来真正的快乐和幸福。可是,我怎么也想到会因为这一承诺害了一个女孩,那就是刘鹃的女儿肖笛。下午,踏着夕阳,闲步走进张琼的别墅。门外就听见房间里嘻嘻哈哈说笑声,我敲门,张琼似乎知道我来,她没有等佣人开门自己把门打开。张琼脸上荡漾着喜悦的笑容,她轻轻拉过我手,关门,对着远处沙发上的刘鹃笑道:“鹃鹃,你刚才念叨他,这不,说曹操曹操到。”我含笑向刘鹃问好。刘鹃笑微微地点点头,看看张琼说:“是你盼的,没见你刚才心神不定的样子。”张琼脸略略一红,笑道:“胡说八道什么呀。”张琼话音刚落,从旁门洗手间走出一个女孩来。张琼笑着介绍:“这是鹃鹃的女儿肖笛。”刘鹃含笑对肖笛说:“肖笛,叫哥哥吧。”肖笛看看我,腼碘一笑,轻轻叫了一声。刘鹃看看张琼,张琼不自然地笑笑。确实,我的身份让张琼很尴尬,好在用不着解释什么。